金隆宴

金隆宴

疫情管制解放后,久违的童军聚会又启动了。这次选择的地点是金隆海鲜楼,接下来几次的聚会也都在这里,所以把这系列的聚会的诗作收集在这一贴中,称之为【金隆宴】。

2022年6月14日童军聚餐会《金隆宴》

时隔两载未面容,今日欢聚宴金隆。
口罩难覆问声好,兄弟情谊碰拳中。

欢诉旧情举筷间,偶碰茶酒祝昌荣。
感叹老弱步轻浮,不再妄提当年勇。

互劝乘年犹可行,且放轻松逐未梦。
祝愿兄弟幸福满,期待来日再相逢。

2022年9月8日 童军聚餐会《金隆宴》

中秋前夕聚金隆,久别重逢见欢容。
重温年少酒菜间,年代虽隔情谊浓。

回味当年糗事多,互呛底细欢笑中。
偶举璃杯相祝贺,高亢饮胜贺声洪。

有幸同庆两寿翁,兄弟齐贺寿若松。
宴散不忘留倩影,离席互道君保重。

2023年1月26日 童军聚餐会《金隆宴》

癸卯初春又金隆,欢聚一堂情义浓。
互祝问好忙握手,久违童心满场疯。

美酒佳肴不言中,齐心捞生许愿同。
频频举杯相祝贺,豪情尽在饮胜洪。

儿时口号腰摆动,顿时苍发变顽童。
幸运抽奖降福星,福星普照散运红。

童军赋

童军赋

参加童军是我人生最快活的时段,每个星期六都期待着那天的到来,每个假期都过得充实。以一种很强的荣誉感接受领巾后,就踏上了义气兄弟情节,和大家一起在旷野中成长,一起争取团的骄傲、一起探索未知的领域。怀着德明精神一起回团服务、传承。

这八首诗总结了我的一日童军、一世童军。

童军赋之一:荣誉宣誓

左手抚旗宣圣誓
三指朝天念誓词
我以誉诺尽所能
忠于信仰赴天职
为国为社尽本份
扶助他人守规秩
领巾轻挂颤胸时
心中已立终身志

童军赋之二:兄弟情怀

烈日狂奔喘列队
半罐可乐传三回
厅中地铺待宿客
窗外口哨唤堤颓
阳春面汤配白饭
共餐拌出兄弟味
成家新迁众人漆
营火群婚义相随

童军赋之三:野营情趣

叶编帐棚钻木燧
斩尽椰林一叶垂
指划苍穹点星宿
野营亢奋难入睡
围火互诉心中事
通宵弹唱靡心醉
挤身帐中论八股
密语传音探花魁

童军赋之四:竞技大赛

每逢区部竞技会
我团技高拔头魁
技压群雄展实力
参赛他方全军溃
速立旗杆卦领巾
罗马战车拖来回
包扎救伤搭营帐
势如爆发望尘追

童军赋之五:游戏少年

铁骑环岛绕一回
夜宿坟场话厉鬼
油桶编筏逛东海
南马高峰云雾吹
高塔索桥跨流水
原始草庐无器炊
油帆藤框造扁舟
碧水飞狐花岗堆

童军赋之六:成长岁月

年少狂大吐粗秽
气盛叛逆犯无谓
营火边谈淳教诲
忽见流星划空垂
成长岁月多迷茫
冥思焰照我是谁
幸有兄长指明路
不致歧途断崖坠

童军赋之七:德明精神

兄长怀技助小弟
哪方有难心必齐
一声号召众人起
返团回报当年契
各登顶峰唤风雨
身在异乡心忧系
虽是各自奔前程
半个世纪未离弃

童军赋之八:一世童军

多年制服未曾碰
传承精神犹心中
诺不轻承承所诺
处事待人智仁勇
江山阻路不退缩
重重障碍设法冲
誓词规律引我路
一日童军终身从

妈妈走了

妈妈走了

妈妈晚年有三高的问题,一直在服药控制着,但是血糖还是偏高的。肾功能已经开始在缓慢衰退中。2022年初,疑是食物中毒而呕吐。虽然病情很快控制了下来,但隔几天后又有发冷、呼吸困难的现象,紧急入院后被诊断为肺部急性发炎。后来我们自己推断,很可能是因为呕吐时有些呕吐残渣进入了肺部而引起的发炎。入院后在加护病房内只能靠仪器帮助维持血氧含量。病发时的低血氧影响到本来就衰弱的心和肾,已经到了无法接受洗肾的状况。医生给我们预警,她的身体功能将在接下去的两至三个星期逐渐关闭中,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。

当时是冠病疫情高峰期,医院探病控制得很严紧,很多家人亲戚都无法探访。我知道她也很想离开医院在家终老。于是我们决定向医院申请让她回家,整个过程繁琐,包括家中设备的准备和在医院培训,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资源与能力照顾她人生最后的一程。

在家中的一段时间,我们有机会安排孙儿媳妇与他的弟妹前来与她见面,总算让她有个最后的安祥。妈妈终于在年初二早上离开了我们,享年 84 岁。

这首诗是给妈妈吊念而作的。

妈妈走了

一生肩负儿女债,未曾心安己自在。
眼眸忧郁隐心事,他人有难若己害。
老来虽得我照顾,总觉未曾尽孝爱。
愿母早登极乐世,不再忧心无挂碍。

假问古人杯中物

假问古人杯中物

这一天,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这篇有趣的贴文,说李白喜欢喝酒,所以读李白的诗,也应该可以喝酒,借故开罐畅饮了。一时兴起,写下了这首诗调侃一下。

假问古人杯中物
自拉铝环倾金虎
尽管酌后没半句
明日犹醉缠李杜

酒狂

酒狂

这是一个尝试……

通过聆听一首乐曲,从中获得灵感来创作。

当时我听的是古琴独奏的【酒狂】。

听着乐曲时,脑海里浮现的景象给了我创作的内容。

听古琴独奏 – 酒狂

袅袅馨白烟,充室若兰轩。
玉杯握在手,细尝又细咽。
闭目含佳酝,徐徐如山泉。
提气一深呼,醇香十里延。
如此陈佳酿,岂可一杯限。
七皿列桌前,倾坛绕碗溅。
一碗一口尽,红霞上脸颜。
烛光显三焰,朦胧入眼帘。
轻舟莲花步,游龙山川蜒。
眼前又一物,举坛灌肠添。
玉浆撒满地,破瓷落跟前。
提灯推瓦缸,心烦觅陈年。
覆坛无滴落,不醉心难圆。
寻得竹叶青,罄饮绕舌舔。
眼帘千斤时,欲语已无言。
乱肢齐声落,烂泥就地眠。